dafa888bet手机版

时空漂移症(上)



  节选:苏凛伸出手轻轻的把慕眠揽入怀中,然后用力的拥住她。他深呼吸了一下,空气里都是她的味道,这让他安心又放松。慕眠轻轻环住他窄瘦的腰身,缓缓的抚着他的背脊,那些疲倦和烦闷的情绪如冰雪般消融不见。

  

  图片来自网络

  1.朝花夕拾

  ?细白的烟气袅袅婷婷的盘旋在空中,勾勒出一个朦胧的轮廓。

  ?满头华发的老人,静坐在轮椅上,沉默的注视着远方。

  ?巨大的落地窗外,是一处萧索的庭院。秋末冬初之际,云瘦如骨,残阳寂寥,满目枯枝败叶。

  ?“叩……叩……叩”清脆的敲门声打破了满室寂静“董事长,送花人来了!”

  ?老人沉声道“哦,请进!”

  ?厚重绵软的地毯传来微小的震动,淡淡的香气稀释了烟雾的味道。

  ?一个纤瘦的女孩出现在老人面前,素白的脸庞,眉目清秀,大而圆的浅棕色眼仁,盈盈如水。

  ?老人暗自感叹“真是一个干净的孩子!”

  ?女孩手中一捧鲜红的花正热烈的绽放着,老人犹疑的目光定在花上久久不动,女孩取出一朵递了过去“老先生,您看看,这是您记忆中的花吗?”

  ?老人伸出枯瘦如柴的指,轻轻捻住细弱的茎,举到眼前细致的端详着。

  ?拇指般大小的花朵,色泽热烈如血,娇嫩的黄色花蕊吐露着细腻的芬芳。

  ?老人的喉间溢出惊愕而满足的喟叹“啊,真想不到啊,几十年后,我还能再见到它!”

  ?老人混浊的双眼散发着温和的光芒,他似乎陷入了回忆,沉默无言,女孩立在一旁,安静等候。

  ?“孩子,我很满足,这就是我想要的花,只是当初我未能把它们送给恋人!”

  ?女孩闻言轻轻点头“老先生,朝花夕拾,望您少些遗憾!”

  ?说罢,她把花束轻轻的置于老人怀中。热烈的红色映的老人干瘪的面颊染上淡淡红晕,趁老人欣赏之际,她慢慢转身离开。

  ?临近门口之际老人沉沉的声音缓缓传来“小姑娘,人生在世,如果可以,还是少些遗憾的好哇!”

  ?“谢谢您,老先生!”女孩轻手轻脚的离开,关门的时候才发觉,老先生用的线香的味道和她送来的花的味道,像极了!

  楼下等候多时的年轻人,收好手机站起身来,轻声细语道“费用已经打到您指定的账户了,谢谢您送的花!”

  ?女孩微微笑道“谢谢!”年轻人疑惑道“不过,我很好奇,您是怎么找到那些花的,那些只存在于人们记忆中的花!”

  ?女孩垂下目光“抱歉,这是秘密!”

  ?女孩立在庭院外,口中徐徐呼出一道微热的白气,她伸手接住一片枯败的落叶,喃喃自语道“存在于人们记忆中的花,只要穿梭到人们记忆中的时空,就可以采摘到了,这就是我的秘密啊!”

  寒风拂过,卷起枯枝败叶,冲向苍茫的天际!

  ?一侧衣袋轻轻振动,她从中取出手机,里面是一条短信:我要见你,后面是一串地址。

  ?这个手机只存了一个人的信息,而这个人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知道她秘密的人。

  暧昧的灯光下,眉如远山,眸含清霜的俊朗男子,着一袭不染纤尘的白衣,宛若天外仙客。他瘦高的身影虚笼住眼前的人,一个粉面含春,满脸娇羞的女子。

  “卡卡……停停停,妮娜啊,在这个情境下,苏凛的角色和你的角色是有误会的,你应该是一脸嫌弃厌烦而不是欲拒还迎啊!”满脸大胡子的导演,唾沫星子横飞的讲解着。

  一旁的苏凛目光平淡的看向他的经纪人大钟,一股子寒意从脚下升起直直的冲向脑门,顷刻间他额角便沁出细密的汗珠。

  大钟暗道“糟了糟了,苏凛这是要生气了!不过,说实在的,这也不怪苏凛生气,周妮娜是公司近来要力捧的新人,后台很硬。原本,上面是想着借苏凛的人气带带她,可她倒好,光长着一张漂亮的脸蛋,业务能力太差,还不肯努力用功,老想着和苏凛传出点绯闻什么的来蹭热度,真是醉了!你也不动脑子想想,苏凛是谁,他是长着偶像脸却硬是凭演技大火的明星,他是票房奇迹和收视保证。甚至一年前,他暗示媒体自己有喜欢的人了,这个新闻一连上了好几天热搜,他的微博粉丝数量不减反增,而且是“惊悚”的暴增,时至今日这仍是娱乐圈津津乐道的“悬案”,各家公司公认的教科书似的宣传。这样的人,岂能随意招惹!唉,想到这里大钟都替周妮娜头疼!不论如何,各行各业,说到底都是凭实力吃饭的。”

  在大胡子导演的不懈努力之下,这个镜头在反复拍摄十几条之后,终于是通过了!筋疲力尽的工作人员做着最后的收尾工作,大钟赶紧安排苏凛回酒店休息。

  回程的车上,苏凛倚在座位上闭目不语,偶尔低头查看一下紧握的手机,黯淡的光芒映的他面沉似水。

  压抑的气氛迫的大钟伸直了脖子咽口水,他拿眼角余光示意司机,后者把油门踩到底,恨不得下一刻酒店就在眼前蹦出来!

  2.我很想你

  苏凛冷着一张脸刷开了房门,満室黑暗映入眼帘,他失望的把卡插入卡槽中。暖橙色的光芒弥漫开来,投入到他骤然睁大的眼瞳中。

  “阿凛,你回来了!”房间正中一个清瘦的女子正微笑着看向他。

  大钟只觉得上一刻苏凛还怒不可遏,下一刻他就平心静气了。视线悄悄的越过苏凛笔直的肩膀,看见说话的女孩子,大钟内心深处的巨石“咣当”一下子就落地了。

  他语带惊喜道“慕眠,你来了,真是太好了!”

  “嗯......钟老师,我......”

  “你来做什么?”苏凛沉声问道,但他的目光却贪恋的盯牢慕眠。

  大钟在苏凛身后冲着慕眠双手合十的作揖,然后麻溜的转身离开,他轻手轻脚的把“请勿打扰”的牌子挂好,然后心满意足的转身离开。

  “阿凛,不是你要见我吗?”她疑惑道。

  “.......那我要是不给你发信息呢,你就......”

  “阿凛,我很想你,我很想要见到你!”慕眠走到苏凛近前,仰起头看着他,她澄澈的瞳仁里只有他,有点委屈有点气恼更多的是欢喜的他。

  苏凛伸出手轻轻的把慕眠揽入怀中,然后用力的拥住她。他深呼吸了一下,空气里都是她的味道,这让他安心又放松。慕眠轻轻环住他窄瘦的腰身,缓缓的抚着他的背脊,那些疲倦和烦闷的情绪如冰雪般消融不见。

  “我们阿凛,最近瘦了,没有好好吃饭还是没有好好休息啊?”

  苏凛惬意的闭着眼睛,下巴抵在慕眠鬓角呢喃道“嗯,阿凛太想念小眠了,所以没有好好吃饭也没有好好休息!”

  慕眠眉眼弯弯的笑道“阿凛,要不要快点洗漱,然后早点休息呢?”

  闻言苏凛的身体一僵,他睁开双眼,无法掩饰的失望布满瞳仁。像是感应到了什么,慕眠拍了拍他的背脊温言道“阿凛,去洗漱,我不走,我就在这里等你!”

  “真的……”苏凛站直身体,惊喜又疑惑道。

  “嗯……我很想你,所以,我想多陪陪你!”慕眠伸手细细的抚过他的眉眼,苏凛把她的手握住,放在唇边轻吻了一下。他纤长的眼睫落下一片薄薄的阴影“小眠,不要太勉强!”

  “嗯……放心!”

  苏凛抱了抱她,然后转身去洗漱。慕眠看着他离开,松了松紧握的手,她低头去看,瘦长的指,若隐若现,这是时空漂移症发作的前兆,她可以控制自己的“力量”穿越时空,但无法控制自己在一个时空里停留的时间,而现在唯一能长时间停留的地方便是在时空的缝隙里。

  她暗自打气道“慕眠,加油,坚持一下!你答应苏凛,要等他的!”

  苏凛简直是秒速洗漱完毕,当他擦着湿漉漉的头发冲出来的时候,手拿吹风机的慕眠瞪大圆溜溜的眼睛惊讶道“神速啊!”

  苏凛陡然放松了下来“嗯……”

  “好了,你不要赤脚站在地板上,小心着凉!”慕眠拉着他的手坐到床边的时候,他才发现自己居然没穿拖鞋,他动了动脚趾,盘腿坐好。

  吹风机呼呼作响,暖热的气流,冲散了洗发水的味道,柠檬的香气夹着薄荷的清凉,有一种松软的幸福感包裹着两人。

  苏凛拢着慕眠的腰,像是怕她消失似的。她的手腕上系着一条长长的带子,随着她的动作轻轻摇摆,透着一种缥缈的美感。

  “这是什么,小眠?”

  “哦,这是我在一个时空中得到的,类似手帕的东西。”

  她帮他吹干头发,随手解下了带子,递给他看。

  这是一条略显宽大的四方形手帕,类似棉麻质地,整面印染着图案,由浅至浓的蓝色海洋,自由舒展的纯白流云,海天交汇处洇出蓝白纠缠的晕,一只小船随波逐流。

  苏凛端详一番“嗯,挺好看的,哪里来的?”

  “时空漂移的纪念品。”慕眠起身,调暗室内灯光。

  苏凛的手一顿,他垂下目光,默不作声的钻进被子里躺好。

  “小眠,你要走了吗?”他的脸隐在暗处,模糊不清。

  “阿凛,我等你睡着了再走!”淡淡的光芒,稀薄的镀在她身上,妩媚而朦胧。

  倦意如潮水般汹涌而至,在彻底失去抵抗前,苏凛听到柔软的低语声“这条手帕有一个名字叫相思如海,据说把它送给相思的人,那人会得到幸福,阿凛,你要幸福啊!”

  朦胧中,空荡荡的房间里,苏凛的眼角眉梢携着温软的笑意沉入梦乡。

  PS:图片来自网络,文章纯属原创。

  96

  花未眠会幸福

  2019.08.04 20:47

  字数 3220

  节选:苏凛伸出手轻轻的把慕眠揽入怀中,然后用力的拥住她。他深呼吸了一下,空气里都是她的味道,这让他安心又放松。慕眠轻轻环住他窄瘦的腰身,缓缓的抚着他的背脊,那些疲倦和烦闷的情绪如冰雪般消融不见。

  

  图片来自网络

  1.朝花夕拾

  ?细白的烟气袅袅婷婷的盘旋在空中,勾勒出一个朦胧的轮廓。

  ?满头华发的老人,静坐在轮椅上,沉默的注视着远方。

  ?巨大的落地窗外,是一处萧索的庭院。秋末冬初之际,云瘦如骨,残阳寂寥,满目枯枝败叶。

  ?“叩……叩……叩”清脆的敲门声打破了满室寂静“董事长,送花人来了!”

  ?老人沉声道“哦,请进!”

  ?厚重绵软的地毯传来微小的震动,淡淡的香气稀释了烟雾的味道。

  ?一个纤瘦的女孩出现在老人面前,素白的脸庞,眉目清秀,大而圆的浅棕色眼仁,盈盈如水。

  ?老人暗自感叹“真是一个干净的孩子!”

  ?女孩手中一捧鲜红的花正热烈的绽放着,老人犹疑的目光定在花上久久不动,女孩取出一朵递了过去“老先生,您看看,这是您记忆中的花吗?”

  ?老人伸出枯瘦如柴的指,轻轻捻住细弱的茎,举到眼前细致的端详着。

  ?拇指般大小的花朵,色泽热烈如血,娇嫩的黄色花蕊吐露着细腻的芬芳。

  ?老人的喉间溢出惊愕而满足的喟叹“啊,真想不到啊,几十年后,我还能再见到它!”

  ?老人混浊的双眼散发着温和的光芒,他似乎陷入了回忆,沉默无言,女孩立在一旁,安静等候。

  ?“孩子,我很满足,这就是我想要的花,只是当初我未能把它们送给恋人!”

  ?女孩闻言轻轻点头“老先生,朝花夕拾,望您少些遗憾!”

  ?说罢,她把花束轻轻的置于老人怀中。热烈的红色映的老人干瘪的面颊染上淡淡红晕,趁老人欣赏之际,她慢慢转身离开。

  ?临近门口之际老人沉沉的声音缓缓传来“小姑娘,人生在世,如果可以,还是少些遗憾的好哇!”

  ?“谢谢您,老先生!”女孩轻手轻脚的离开,关门的时候才发觉,老先生用的线香的味道和她送来的花的味道,像极了!

  楼下等候多时的年轻人,收好手机站起身来,轻声细语道“费用已经打到您指定的账户了,谢谢您送的花!”

  ?女孩微微笑道“谢谢!”年轻人疑惑道“不过,我很好奇,您是怎么找到那些花的,那些只存在于人们记忆中的花!”

  ?女孩垂下目光“抱歉,这是秘密!”

  ?女孩立在庭院外,口中徐徐呼出一道微热的白气,她伸手接住一片枯败的落叶,喃喃自语道“存在于人们记忆中的花,只要穿梭到人们记忆中的时空,就可以采摘到了,这就是我的秘密啊!”

  寒风拂过,卷起枯枝败叶,冲向苍茫的天际!

  ?一侧衣袋轻轻振动,她从中取出手机,里面是一条短信:我要见你,后面是一串地址。

  ?这个手机只存了一个人的信息,而这个人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知道她秘密的人。

  暧昧的灯光下,眉如远山,眸含清霜的俊朗男子,着一袭不染纤尘的白衣,宛若天外仙客。他瘦高的身影虚笼住眼前的人,一个粉面含春,满脸娇羞的女子。

  “卡卡……停停停,妮娜啊,在这个情境下,苏凛的角色和你的角色是有误会的,你应该是一脸嫌弃厌烦而不是欲拒还迎啊!”满脸大胡子的导演,唾沫星子横飞的讲解着。

  一旁的苏凛目光平淡的看向他的经纪人大钟,一股子寒意从脚下升起直直的冲向脑门,顷刻间他额角便沁出细密的汗珠。

  大钟暗道“糟了糟了,苏凛这是要生气了!不过,说实在的,这也不怪苏凛生气,周妮娜是公司近来要力捧的新人,后台很硬。原本,上面是想着借苏凛的人气带带她,可她倒好,光长着一张漂亮的脸蛋,业务能力太差,还不肯努力用功,老想着和苏凛传出点绯闻什么的来蹭热度,真是醉了!你也不动脑子想想,苏凛是谁,他是长着偶像脸却硬是凭演技大火的明星,他是票房奇迹和收视保证。甚至一年前,他暗示媒体自己有喜欢的人了,这个新闻一连上了好几天热搜,他的微博粉丝数量不减反增,而且是“惊悚”的暴增,时至今日这仍是娱乐圈津津乐道的“悬案”,各家公司公认的教科书似的宣传。这样的人,岂能随意招惹!唉,想到这里大钟都替周妮娜头疼!不论如何,各行各业,说到底都是凭实力吃饭的。”

  在大胡子导演的不懈努力之下,这个镜头在反复拍摄十几条之后,终于是通过了!筋疲力尽的工作人员做着最后的收尾工作,大钟赶紧安排苏凛回酒店休息。

  回程的车上,苏凛倚在座位上闭目不语,偶尔低头查看一下紧握的手机,黯淡的光芒映的他面沉似水。

  压抑的气氛迫的大钟伸直了脖子咽口水,他拿眼角余光示意司机,后者把油门踩到底,恨不得下一刻酒店就在眼前蹦出来!

  2.我很想你

  苏凛冷着一张脸刷开了房门,満室黑暗映入眼帘,他失望的把卡插入卡槽中。暖橙色的光芒弥漫开来,投入到他骤然睁大的眼瞳中。

  “阿凛,你回来了!”房间正中一个清瘦的女子正微笑着看向他。

  大钟只觉得上一刻苏凛还怒不可遏,下一刻他就平心静气了。视线悄悄的越过苏凛笔直的肩膀,看见说话的女孩子,大钟内心深处的巨石“咣当”一下子就落地了。

  他语带惊喜道“慕眠,你来了,真是太好了!”

  “嗯......钟老师,我......”

  “你来做什么?”苏凛沉声问道,但他的目光却贪恋的盯牢慕眠。

  大钟在苏凛身后冲着慕眠双手合十的作揖,然后麻溜的转身离开,他轻手轻脚的把“请勿打扰”的牌子挂好,然后心满意足的转身离开。

  “阿凛,不是你要见我吗?”她疑惑道。

  “.......那我要是不给你发信息呢,你就......”

  “阿凛,我很想你,我很想要见到你!”慕眠走到苏凛近前,仰起头看着他,她澄澈的瞳仁里只有他,有点委屈有点气恼更多的是欢喜的他。

  苏凛伸出手轻轻的把慕眠揽入怀中,然后用力的拥住她。他深呼吸了一下,空气里都是她的味道,这让他安心又放松。慕眠轻轻环住他窄瘦的腰身,缓缓的抚着他的背脊,那些疲倦和烦闷的情绪如冰雪般消融不见。

  “我们阿凛,最近瘦了,没有好好吃饭还是没有好好休息啊?”

  苏凛惬意的闭着眼睛,下巴抵在慕眠鬓角呢喃道“嗯,阿凛太想念小眠了,所以没有好好吃饭也没有好好休息!”

  慕眠眉眼弯弯的笑道“阿凛,要不要快点洗漱,然后早点休息呢?”

  闻言苏凛的身体一僵,他睁开双眼,无法掩饰的失望布满瞳仁。像是感应到了什么,慕眠拍了拍他的背脊温言道“阿凛,去洗漱,我不走,我就在这里等你!”

  “真的……”苏凛站直身体,惊喜又疑惑道。

  “嗯……我很想你,所以,我想多陪陪你!”慕眠伸手细细的抚过他的眉眼,苏凛把她的手握住,放在唇边轻吻了一下。他纤长的眼睫落下一片薄薄的阴影“小眠,不要太勉强!”

  “嗯……放心!”

  苏凛抱了抱她,然后转身去洗漱。慕眠看着他离开,松了松紧握的手,她低头去看,瘦长的指,若隐若现,这是时空漂移症发作的前兆,她可以控制自己的“力量”穿越时空,但无法控制自己在一个时空里停留的时间,而现在唯一能长时间停留的地方便是在时空的缝隙里。

  她暗自打气道“慕眠,加油,坚持一下!你答应苏凛,要等他的!”

  苏凛简直是秒速洗漱完毕,当他擦着湿漉漉的头发冲出来的时候,手拿吹风机的慕眠瞪大圆溜溜的眼睛惊讶道“神速啊!”

  苏凛陡然放松了下来“嗯……”

  “好了,你不要赤脚站在地板上,小心着凉!”慕眠拉着他的手坐到床边的时候,他才发现自己居然没穿拖鞋,他动了动脚趾,盘腿坐好。

  吹风机呼呼作响,暖热的气流,冲散了洗发水的味道,柠檬的香气夹着薄荷的清凉,有一种松软的幸福感包裹着两人。

  苏凛拢着慕眠的腰,像是怕她消失似的。她的手腕上系着一条长长的带子,随着她的动作轻轻摇摆,透着一种缥缈的美感。

  “这是什么,小眠?”

  “哦,这是我在一个时空中得到的,类似手帕的东西。”

  她帮他吹干头发,随手解下了带子,递给他看。

  这是一条略显宽大的四方形手帕,类似棉麻质地,整面印染着图案,由浅至浓的蓝色海洋,自由舒展的纯白流云,海天交汇处洇出蓝白纠缠的晕,一只小船随波逐流。

  苏凛端详一番“嗯,挺好看的,哪里来的?”

  “时空漂移的纪念品。”慕眠起身,调暗室内灯光。

  苏凛的手一顿,他垂下目光,默不作声的钻进被子里躺好。

  “小眠,你要走了吗?”他的脸隐在暗处,模糊不清。

  “阿凛,我等你睡着了再走!”淡淡的光芒,稀薄的镀在她身上,妩媚而朦胧。

  倦意如潮水般汹涌而至,在彻底失去抵抗前,苏凛听到柔软的低语声“这条手帕有一个名字叫相思如海,据说把它送给相思的人,那人会得到幸福,阿凛,你要幸福啊!”

  朦胧中,空荡荡的房间里,苏凛的眼角眉梢携着温软的笑意沉入梦乡。

  PS:图片来自网络,文章纯属原创。

  节选:苏凛伸出手轻轻的把慕眠揽入怀中,然后用力的拥住她。他深呼吸了一下,空气里都是她的味道,这让他安心又放松。慕眠轻轻环住他窄瘦的腰身,缓缓的抚着他的背脊,那些疲倦和烦闷的情绪如冰雪般消融不见。

  

  图片来自网络

  1.朝花夕拾

  ?细白的烟气袅袅婷婷的盘旋在空中,勾勒出一个朦胧的轮廓。

  ?满头华发的老人,静坐在轮椅上,沉默的注视着远方。

  ?巨大的落地窗外,是一处萧索的庭院。秋末冬初之际,云瘦如骨,残阳寂寥,满目枯枝败叶。

  ?“叩……叩……叩”清脆的敲门声打破了满室寂静“董事长,送花人来了!”

  ?老人沉声道“哦,请进!”

  ?厚重绵软的地毯传来微小的震动,淡淡的香气稀释了烟雾的味道。

  ?一个纤瘦的女孩出现在老人面前,素白的脸庞,眉目清秀,大而圆的浅棕色眼仁,盈盈如水。

  ?老人暗自感叹“真是一个干净的孩子!”

  ?女孩手中一捧鲜红的花正热烈的绽放着,老人犹疑的目光定在花上久久不动,女孩取出一朵递了过去“老先生,您看看,这是您记忆中的花吗?”

  ?老人伸出枯瘦如柴的指,轻轻捻住细弱的茎,举到眼前细致的端详着。

  ?拇指般大小的花朵,色泽热烈如血,娇嫩的黄色花蕊吐露着细腻的芬芳。

  ?老人的喉间溢出惊愕而满足的喟叹“啊,真想不到啊,几十年后,我还能再见到它!”

  ?老人混浊的双眼散发着温和的光芒,他似乎陷入了回忆,沉默无言,女孩立在一旁,安静等候。

  ?“孩子,我很满足,这就是我想要的花,只是当初我未能把它们送给恋人!”

  ?女孩闻言轻轻点头“老先生,朝花夕拾,望您少些遗憾!”

  ?说罢,她把花束轻轻的置于老人怀中。热烈的红色映的老人干瘪的面颊染上淡淡红晕,趁老人欣赏之际,她慢慢转身离开。

  ?临近门口之际老人沉沉的声音缓缓传来“小姑娘,人生在世,如果可以,还是少些遗憾的好哇!”

  ?“谢谢您,老先生!”女孩轻手轻脚的离开,关门的时候才发觉,老先生用的线香的味道和她送来的花的味道,像极了!

  楼下等候多时的年轻人,收好手机站起身来,轻声细语道“费用已经打到您指定的账户了,谢谢您送的花!”

  ?女孩微微笑道“谢谢!”年轻人疑惑道“不过,我很好奇,您是怎么找到那些花的,那些只存在于人们记忆中的花!”

  ?女孩垂下目光“抱歉,这是秘密!”

  ?女孩立在庭院外,口中徐徐呼出一道微热的白气,她伸手接住一片枯败的落叶,喃喃自语道“存在于人们记忆中的花,只要穿梭到人们记忆中的时空,就可以采摘到了,这就是我的秘密啊!”

  寒风拂过,卷起枯枝败叶,冲向苍茫的天际!

  ?一侧衣袋轻轻振动,她从中取出手机,里面是一条短信:我要见你,后面是一串地址。

  ?这个手机只存了一个人的信息,而这个人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知道她秘密的人。

  暧昧的灯光下,眉如远山,眸含清霜的俊朗男子,着一袭不染纤尘的白衣,宛若天外仙客。他瘦高的身影虚笼住眼前的人,一个粉面含春,满脸娇羞的女子。

  “卡卡……停停停,妮娜啊,在这个情境下,苏凛的角色和你的角色是有误会的,你应该是一脸嫌弃厌烦而不是欲拒还迎啊!”满脸大胡子的导演,唾沫星子横飞的讲解着。

  一旁的苏凛目光平淡的看向他的经纪人大钟,一股子寒意从脚下升起直直的冲向脑门,顷刻间他额角便沁出细密的汗珠。

  大钟暗道“糟了糟了,苏凛这是要生气了!不过,说实在的,这也不怪苏凛生气,周妮娜是公司近来要力捧的新人,后台很硬。原本,上面是想着借苏凛的人气带带她,可她倒好,光长着一张漂亮的脸蛋,业务能力太差,还不肯努力用功,老想着和苏凛传出点绯闻什么的来蹭热度,真是醉了!你也不动脑子想想,苏凛是谁,他是长着偶像脸却硬是凭演技大火的明星,他是票房奇迹和收视保证。甚至一年前,他暗示媒体自己有喜欢的人了,这个新闻一连上了好几天热搜,他的微博粉丝数量不减反增,而且是“惊悚”的暴增,时至今日这仍是娱乐圈津津乐道的“悬案”,各家公司公认的教科书似的宣传。这样的人,岂能随意招惹!唉,想到这里大钟都替周妮娜头疼!不论如何,各行各业,说到底都是凭实力吃饭的。”

  在大胡子导演的不懈努力之下,这个镜头在反复拍摄十几条之后,终于是通过了!筋疲力尽的工作人员做着最后的收尾工作,大钟赶紧安排苏凛回酒店休息。

  回程的车上,苏凛倚在座位上闭目不语,偶尔低头查看一下紧握的手机,黯淡的光芒映的他面沉似水。

  压抑的气氛迫的大钟伸直了脖子咽口水,他拿眼角余光示意司机,后者把油门踩到底,恨不得下一刻酒店就在眼前蹦出来!

  2.我很想你

  苏凛冷着一张脸刷开了房门,満室黑暗映入眼帘,他失望的把卡插入卡槽中。暖橙色的光芒弥漫开来,投入到他骤然睁大的眼瞳中。

  “阿凛,你回来了!”房间正中一个清瘦的女子正微笑着看向他。

  大钟只觉得上一刻苏凛还怒不可遏,下一刻他就平心静气了。视线悄悄的越过苏凛笔直的肩膀,看见说话的女孩子,大钟内心深处的巨石“咣当”一下子就落地了。

  他语带惊喜道“慕眠,你来了,真是太好了!”

  “嗯......钟老师,我......”

  “你来做什么?”苏凛沉声问道,但他的目光却贪恋的盯牢慕眠。

  大钟在苏凛身后冲着慕眠双手合十的作揖,然后麻溜的转身离开,他轻手轻脚的把“请勿打扰”的牌子挂好,然后心满意足的转身离开。

  “阿凛,不是你要见我吗?”她疑惑道。

  “.......那我要是不给你发信息呢,你就......”

  “阿凛,我很想你,我很想要见到你!”慕眠走到苏凛近前,仰起头看着他,她澄澈的瞳仁里只有他,有点委屈有点气恼更多的是欢喜的他。

  苏凛伸出手轻轻的把慕眠揽入怀中,然后用力的拥住她。他深呼吸了一下,空气里都是她的味道,这让他安心又放松。慕眠轻轻环住他窄瘦的腰身,缓缓的抚着他的背脊,那些疲倦和烦闷的情绪如冰雪般消融不见。

  “我们阿凛,最近瘦了,没有好好吃饭还是没有好好休息啊?”

  苏凛惬意的闭着眼睛,下巴抵在慕眠鬓角呢喃道“嗯,阿凛太想念小眠了,所以没有好好吃饭也没有好好休息!”

  慕眠眉眼弯弯的笑道“阿凛,要不要快点洗漱,然后早点休息呢?”

  闻言苏凛的身体一僵,他睁开双眼,无法掩饰的失望布满瞳仁。像是感应到了什么,慕眠拍了拍他的背脊温言道“阿凛,去洗漱,我不走,我就在这里等你!”

  “真的……”苏凛站直身体,惊喜又疑惑道。

  “嗯……我很想你,所以,我想多陪陪你!”慕眠伸手细细的抚过他的眉眼,苏凛把她的手握住,放在唇边轻吻了一下。他纤长的眼睫落下一片薄薄的阴影“小眠,不要太勉强!”

  “嗯……放心!”

  苏凛抱了抱她,然后转身去洗漱。慕眠看着他离开,松了松紧握的手,她低头去看,瘦长的指,若隐若现,这是时空漂移症发作的前兆,她可以控制自己的“力量”穿越时空,但无法控制自己在一个时空里停留的时间,而现在唯一能长时间停留的地方便是在时空的缝隙里。

  她暗自打气道“慕眠,加油,坚持一下!你答应苏凛,要等他的!”

  苏凛简直是秒速洗漱完毕,当他擦着湿漉漉的头发冲出来的时候,手拿吹风机的慕眠瞪大圆溜溜的眼睛惊讶道“神速啊!”

  苏凛陡然放松了下来“嗯……”

  “好了,你不要赤脚站在地板上,小心着凉!”慕眠拉着他的手坐到床边的时候,他才发现自己居然没穿拖鞋,他动了动脚趾,盘腿坐好。

  吹风机呼呼作响,暖热的气流,冲散了洗发水的味道,柠檬的香气夹着薄荷的清凉,有一种松软的幸福感包裹着两人。

  苏凛拢着慕眠的腰,像是怕她消失似的。她的手腕上系着一条长长的带子,随着她的动作轻轻摇摆,透着一种缥缈的美感。

  “这是什么,小眠?”

  “哦,这是我在一个时空中得到的,类似手帕的东西。”

  她帮他吹干头发,随手解下了带子,递给他看。

  这是一条略显宽大的四方形手帕,类似棉麻质地,整面印染着图案,由浅至浓的蓝色海洋,自由舒展的纯白流云,海天交汇处洇出蓝白纠缠的晕,一只小船随波逐流。

  苏凛端详一番“嗯,挺好看的,哪里来的?”

  “时空漂移的纪念品。”慕眠起身,调暗室内灯光。

  苏凛的手一顿,他垂下目光,默不作声的钻进被子里躺好。

  “小眠,你要走了吗?”他的脸隐在暗处,模糊不清。

  “阿凛,我等你睡着了再走!”淡淡的光芒,稀薄的镀在她身上,妩媚而朦胧。

  倦意如潮水般汹涌而至,在彻底失去抵抗前,苏凛听到柔软的低语声“这条手帕有一个名字叫相思如海,据说把它送给相思的人,那人会得到幸福,阿凛,你要幸福啊!”

  朦胧中,空荡荡的房间里,苏凛的眼角眉梢携着温软的笑意沉入梦乡。

  PS:图片来自网络,文章纯属原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