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bet手机版

野馄饨加炸串,两夫妻干了十几年,从无到有挣出了房钱和车钱

2019-08-16 15:44:42 每餐每食

夏日微凉的夜晚,最喜人的就是暖呼呼的一顿宵夜,这个结论在全国各地都会得到认同。

在山东淄博的张店区,有这么一家馄饨铺,简陋的小摊,摆在一条四下无人的街道,可这条街道却因为他的存在而人声鼎沸。

馄饨铺的老板给自己的定位是宵夜,非常明确,所以只有到八、九点以后,人们开始出门散步的时候,才出来摆摊。九点刚开始,一些没吃晚饭的看到热气腾腾的馄饨,也会过去要上几碗,到了十一二点,这里才算真正迎来了人声鼎沸的时刻。

淄博张店西二路最北头,这家店就在一个犄角旮旯,老板是一个五十来岁的中年人,与他一起经营的,还有他的妻子。准确的说,应该是老板专门卖馄饨,而妻子则在一旁又支起来一个炸串铺子。两人从无到有,共同历经十几年风霜雨露,打磨出张店野馄饨这一牌子,并在张店人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。

【馄饨】

老板的馄饨是事先在家里包好的,薄薄的一层面皮,用勺子舀上满满的一捧馅料,再用手一捏,馄饨底部一下子就鼓起了一个疙瘩,里面全都是肉馅儿。

到了地方后,因为等的人实在太多,这就要求老板出餐的速度要非常快。一个案台,老板一次性会摆上二十多个碗,每个碗里精准的放入紫菜、香菜、虾皮、盐、胡椒等作料,最后用煮馄饨的汤痛快的浇满,就等着馄饨出锅了。

煮馄饨的锅不小,分成两半,一半煮着热乎乎的馄饨,经常是满满一锅,另一半则是凉水,凉水的作用,主要是为了当馄饨沸锅的时候加一点,保证馄饨能够煮熟。

雪白的馄饨在沸水里沉浮,诱人的香味早已经飘了出来,随着老板用笊篱不断捞出,馄饨滑入碗里,是多是少没人在意,来这里吃宵夜的,吃的都是那种感觉。

野馄饨的馄饨与在店里吃的感觉完全不同,首先说汤,吃馄饨有一半吃的是汤的鲜美,经过老板的精心调配,紫菜与虾皮的鲜味完美的融入汤里,胡椒粉带出来的那股子辣劲儿,让人喝着浑身舒坦,不自觉的就开始往外冒汗。馄饨则外嫩里硬,馄饨皮煮熟后就像一口浓汤,吸溜进嘴里接着就化开了,而肉馅则煮成了一个大肉丸,肉质紧实弹牙,其中小葱、小姜等作料的味道让肉丸更加的美味。

要说宵夜中最能和馄饨媲美的,那还得是炸串。

【炸串】

炸串不是烤串,将各种食材一股脑的放入油锅中,噼里啪啦一顿炸,虽然操作略显粗暴,但这种原始的油炸食品却最能满足我们挑剔的胃。

野馄饨老板的妻子是这个炸串摊的庄家,一个推车,上面三层各种食材,从橄榄、辣椒、海带,到肉肠、肉串、羊肉应有尽有。食材新鲜与否一眼看上去就能知道个大概,毕竟来这吃饭的都是精于生活的食客老饕,老板是绝不敢在食材上动手脚的。

选好炸串后,老板娘会将其丢入炸锅中,这其中还有讲究:先炸肉串,再炸蔬菜。我们选了几根肉肠作为荤菜,一把菠菜、海带、豆干,还有两个烧饼。

等老板娘将食材丢入炸锅,噼里啪啦的声音一开始想起,我甚至能想象到蔬菜在高温的油炸之下,水分尽数析出,油脂注入其中,高温让其口感与味道全部发生变化,而这些变化,全都是我们最希望看到的。

炸串捞出来,老板娘麻利的刷上酱料,这酱料也是秘制,一家一个配方,决不能外传,不过就我看来,这里面一定加了芝麻酱。

炸串虽然营养不高,但却最能让人满足,其实人活一世干嘛要注意这么多的规矩?时不时的不顾一切吃一顿,这才是美好的人生。

热乎乎的一碗馄饨,加上酥脆的一盘子炸串,这软与硬的结合是世界上最美妙的搭配。馄饨的鲜美,让我们连汤都没留下,而炸串则做了最后的收尾工作。

漫漫长夜,在这个犄角旮旯却人声鼎沸,或许这就是一个城市的味道,这种味道不在于某个昂贵的大酒店,而是在平凡的市井里弄,是只有少数人才懂得欣赏的味道。

夏日微凉的夜晚,最喜人的就是暖呼呼的一顿宵夜,这个结论在全国各地都会得到认同。

在山东淄博的张店区,有这么一家馄饨铺,简陋的小摊,摆在一条四下无人的街道,可这条街道却因为他的存在而人声鼎沸。

馄饨铺的老板给自己的定位是宵夜,非常明确,所以只有到八、九点以后,人们开始出门散步的时候,才出来摆摊。九点刚开始,一些没吃晚饭的看到热气腾腾的馄饨,也会过去要上几碗,到了十一二点,这里才算真正迎来了人声鼎沸的时刻。

淄博张店西二路最北头,这家店就在一个犄角旮旯,老板是一个五十来岁的中年人,与他一起经营的,还有他的妻子。准确的说,应该是老板专门卖馄饨,而妻子则在一旁又支起来一个炸串铺子。两人从无到有,共同历经十几年风霜雨露,打磨出张店野馄饨这一牌子,并在张店人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。

【馄饨】

老板的馄饨是事先在家里包好的,薄薄的一层面皮,用勺子舀上满满的一捧馅料,再用手一捏,馄饨底部一下子就鼓起了一个疙瘩,里面全都是肉馅儿。

到了地方后,因为等的人实在太多,这就要求老板出餐的速度要非常快。一个案台,老板一次性会摆上二十多个碗,每个碗里精准的放入紫菜、香菜、虾皮、盐、胡椒等作料,最后用煮馄饨的汤痛快的浇满,就等着馄饨出锅了。

煮馄饨的锅不小,分成两半,一半煮着热乎乎的馄饨,经常是满满一锅,另一半则是凉水,凉水的作用,主要是为了当馄饨沸锅的时候加一点,保证馄饨能够煮熟。

雪白的馄饨在沸水里沉浮,诱人的香味早已经飘了出来,随着老板用笊篱不断捞出,馄饨滑入碗里,是多是少没人在意,来这里吃宵夜的,吃的都是那种感觉。

野馄饨的馄饨与在店里吃的感觉完全不同,首先说汤,吃馄饨有一半吃的是汤的鲜美,经过老板的精心调配,紫菜与虾皮的鲜味完美的融入汤里,胡椒粉带出来的那股子辣劲儿,让人喝着浑身舒坦,不自觉的就开始往外冒汗。馄饨则外嫩里硬,馄饨皮煮熟后就像一口浓汤,吸溜进嘴里接着就化开了,而肉馅则煮成了一个大肉丸,肉质紧实弹牙,其中小葱、小姜等作料的味道让肉丸更加的美味。

要说宵夜中最能和馄饨媲美的,那还得是炸串。

【炸串】

炸串不是烤串,将各种食材一股脑的放入油锅中,噼里啪啦一顿炸,虽然操作略显粗暴,但这种原始的油炸食品却最能满足我们挑剔的胃。

野馄饨老板的妻子是这个炸串摊的庄家,一个推车,上面三层各种食材,从橄榄、辣椒、海带,到肉肠、肉串、羊肉应有尽有。食材新鲜与否一眼看上去就能知道个大概,毕竟来这吃饭的都是精于生活的食客老饕,老板是绝不敢在食材上动手脚的。

选好炸串后,老板娘会将其丢入炸锅中,这其中还有讲究:先炸肉串,再炸蔬菜。我们选了几根肉肠作为荤菜,一把菠菜、海带、豆干,还有两个烧饼。

等老板娘将食材丢入炸锅,噼里啪啦的声音一开始想起,我甚至能想象到蔬菜在高温的油炸之下,水分尽数析出,油脂注入其中,高温让其口感与味道全部发生变化,而这些变化,全都是我们最希望看到的。

炸串捞出来,老板娘麻利的刷上酱料,这酱料也是秘制,一家一个配方,决不能外传,不过就我看来,这里面一定加了芝麻酱。

炸串虽然营养不高,但却最能让人满足,其实人活一世干嘛要注意这么多的规矩?时不时的不顾一切吃一顿,这才是美好的人生。

热乎乎的一碗馄饨,加上酥脆的一盘子炸串,这软与硬的结合是世界上最美妙的搭配。馄饨的鲜美,让我们连汤都没留下,而炸串则做了最后的收尾工作。

漫漫长夜,在这个犄角旮旯却人声鼎沸,或许这就是一个城市的味道,这种味道不在于某个昂贵的大酒店,而是在平凡的市井里弄,是只有少数人才懂得欣赏的味道。